成功案例

企业微信群营销:玩微信拿订单

我是在2015年4月的一次作者会上,结识了《工业品市场部实战全指导》作者杜忠,两人一见如故,虽然我在上海,他在天津,但经常在他创建的“工业品市场部”QQ群里交流。

(图注:杜忠创建的“工业品市场部”QQ群)

2015年7月,杜忠来上海出差,我们有机会进行了一次长谈,凭他长期经营QQ群的经验,他当时特别看好微信群营销,认为微信群可以形成一个网络行业社交圈,通过有效的言论和互动,能在短时间内,让更多的潜在客户对你产生信任,而在线下,如果让几百号人对你产生信任,需要花很大的代价。

而我持反方观点,认为微信既然是个人的移动聊天软件,只不过是QQ的一种延伸,微信又被称为是一种自媒体,用在个人消费品上也许是个不错的营销渠道(事实上这也不对,到了2015年底时,媒体普遍认为曾被炒得很火的微店,由于过多地透支了朋友圈的信任,也经营惨淡,遭遇了关门潮,预示着微商们在微信营销上也走到了死胡同,他们在朋友圈、微信群里肆无忌惮地乱发广告,成了过街老鼠,不是被禁言就是被踢)。但对于企业之间的营销活动,可能微信用在老客户的关系维护上是不错的工具,而用在开发新客户上,我认为很难,有那个精力不如在搜索引擎营销上下功夫来得更简单。

虽然我们双方谁也没有说服谁,但约定以他的“工业品市场部”QQ群员为基础,建立“创业与市场运营”微信群,共同参与经营此群,他之前的QQ群里少部分是些工业品市场营销专家(他们算是供应商),大部分都是小微企业老板或者是工业品市场部从业人员(他们算是潜在客户)。不到10天,群员就已经达到了微信群的上限500人。里面有400人左右是潜在客户,有100人左右是供应商(其中有50名出过市场营销方面的书籍,专家数量可谓庞大)。

(图注:杜忠创建的“创业与市场运营”微信群)

由于有之前QQ群的活跃度,新成立的微信群相对来说还比较活跃,但谈论的主题比较分散。于是群主每天都会提出个话题引导大家讨论,这还不够,在每天晚上8点钟,还会组织一场群员自我介绍或者是嘉宾演讲活动。

在群成立之初,我们也遭遇到了一些微商的广告轰炸,但很快这些人被清理出去。剩下的群员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客户方,如果谁偶尔想做广告,没有问题,红包发起来。在群开通的三个月里,每到晚上7点-9点,伴随着群活动的进行,红包经常是滚滚而来。

为了探索群营销的模式,我在群成立的头三个月里,大多积极参与别人的讨论和活动。除了做了一次自我介绍活动外,再就是分享自己原创的文章,从不为自己做广告(其实自我介绍和原创文章,都是隐性的软广告了),但红包游戏还是经常参加的。在群里,我成了活跃分子。

在群成立2个月后的一个晚上,迎来了一位重量级的嘉宾-工业品营销研究院的丁兴良院长,做了一期工业品营销托管服务的微信语音分享活动。在这个活动前,群主在群里多次造声势,并相约群里的活跃者要积极参与。在丁老师演讲的当晚,我积极参与互动,并分享学习心得。

没有想到的是,第二天,丁老师就邀请我作为他们公司的网络营销顾问,指导研究院的网络营销团队。我和杜忠早料到群营销的第一单会产生在嘉宾活动上,但没有料到的是服务方和客户方竟然是反的,我这个听众竟然成了受益方。

受到第一单成功的鼓励,我接下来向群里推送原创文章的频率增加了。由于文章多是我这些年来关于网络营销的经验之谈,很受这些群友们喜爱。在文章放到群里共享前,微信阅读量只有几十条,自从在群里分享后,达到了几百条。特别是有一篇文章,竟然又让我获得了一个订单:《网络时代,你会为公司起名字吗?》。这篇文章早都写好,但迟迟没有分享到群里,因为我觉得从网络营销角度看,专业价值比较低。没有想到的是,一放到群里,点赞量比那些更专业的文章都要高。受到鼓舞,我就把这个文章也转发到其他我所在的商业群中,大概有10个吧。当转到一个“上海新加坡”群时(由于我曾经应邀为上海新加坡商会做了一次网络营销演讲),只过了十几分钟,一位群友加我为好友,约谈他们公司的网络营销事宜。经过两次线下交流,我也成为他们公司的网络营销顾问。

(图注:新加坡商会创建的“上海新加坡1”微信群)

在刻意参与群活动的三个月里,我收到四个有效的咨询,其中有两个成交,占到我2015年下半年新增业务的50%。进入第四季度,由于工作非常繁忙,不再参与微信群营销的尝试活动。

回过头来,再体会杜忠在创建群初的感想:群可以解决陌生的客户对你产生信任的问题。以前,需要在线下的市场营销活动中,需要经过多次努力才能完成客户对你的信任,而在网络上,特别是在微信群里,可能是瞬间完成!